中心動態

更多

危險駕駛行為,即便沒事故也有罪

 

107,長假最后一天的凌晨4點多,在三墩鎮開面館的高姓夫婦被一輛工程車撞上,兩人當場死亡。

就在兩個星期前,921日,余杭區法院剛剛對“等紅燈竟成等死”一案進行了刑事部分的一審判決。導致一人死亡、一人受傷的肇事工程車司機謝某以交通肇事罪,被判刑110個月。

這幾年,頻頻闖禍的工程車已經成為杭州市民出行安全的一大隱患。不少法律界人士認為,對肇事者刑事處罰不夠重,是此類案件高發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日本,交通肇事最高可判20

按照我國《刑法》第133條規定,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指致1人死亡或者3人重傷,且負主要責任或全責),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運輸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指致2人以上死亡或者重傷5人以上,負全責或主要責任),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換言之,如果交通肇事撞死1人,或者導致3人重傷,在司機沒有逃逸的情況下,最多判3年有期徒刑。這樣的量刑被不少法律界人士認為明顯偏輕,不足以震懾肇事者。

那么,在國外,類似的肇事者會受什么刑罰呢?我們采訪了多位法律界人士,他們表示,各國的法律體系和國情不同,很難簡單套用。主打交通官司的浙江天峰律師事務所高級律師凌斌說,日本的做法值得借鑒。“因為交通肇事越來越多,危害性越來越大,日本2001年修改刑法,增加了危險駕駛致死傷罪,并提高了刑期。”

凌斌說,日本對交通肇事一般按過失致傷和過失致死兩個罪處罰,以前最高判刑5年。2001年修改后的刑法增加了一條危險駕駛致死致傷罪,最嚴重的可以判20年。這個罪包含了五種危險駕駛行為:一是醉酒駕駛致死傷;二是超速行駛致死傷;三是無技能駕駛致死傷;四是妨害駕駛致死傷;五是無視信號行駛至死傷。構成危險駕駛致人受傷的,最高刑法處15年,致人死亡的最高可以判20年。

而這,恰恰正是我們身邊工程車肇事屢禁不絕的根本原因——據杭州市交警支隊事故處介紹,杭州發生的工程車肇事案件,背后幾乎都伴隨著超速、闖紅燈等交通違法行為。

危險駕駛行為,即便沒事故也有罪

“我們以前把肇事簡單地理解為出事,也就是說,一定要造成人員傷亡或財產損失才能定罪,但在很多國家,只要有危險駕駛行為,即便沒有發生交通事故,也要入刑,這樣就從源頭上遏制了許多交通肇事行為。”本周一,在接受快報采訪時,《道路交通安全法》起草人之一、交通部管理干部學院政法教研部主任張柱庭這樣說。

據張柱庭介紹,美國法律規定,酒后或吸毒后駕車及超速、闖紅燈等屬于故意犯罪,不僅處罰重,而且肇事后賠償額高。如在美國紐約州,因超速、闖紅燈交通肇事的可判處1-7年有期徒刑、勞役、罰款、記分、停止或吊銷駕照;因闖紅燈、超速或酒后、吸毒后駕車等故意犯罪行為肇事造成損失的,被害人可得到的賠償費,通常是一般肇事受傷賠償數額的3倍多。同時,因被告人是故意犯罪行為肇事造成的損失,保險公司可以拒賠,這實際上也從經濟上對肇事者加大了懲罰。

在美國、德國等歐美國家,交通違法行為還與個人信用聯系在一起。不論何種交通違法,只要被開具罰單和接受處罰,違法記錄就會永久性地存入個人社會安全號檔案中,這些記錄在入學、求職、晉升、貸款、保險等方面都會產生負面影響。如汽車保費會隨個人駕駛事故記錄而調節。“一輛記錄良好的車,每年保費可能花不到500美元,而經常有違法記錄的車面臨的是好幾千美元。”張柱庭說。

日本的道路交通法也規定,如果有醉酒、超速、無視信號、故意違法等一些危險駕駛行為,即便沒有導致人員傷亡,也同樣面臨處罰。

中國澳門刑法典不僅規定了危險駕駛交通工具罪和危險駕駛道路上之車輛罪,還規定了過失的危險犯,如第277條規定:“一、在不具備安全駕駛之條件,或明顯違反駕駛規則下,駕駛供空中、道路或鐵路運輸用之交通工具,因而對他人生命造成危險,對他人身體完整性造成嚴重危險,或對屬巨額財產之他人財產造成危險者,處1年至8年徒刑……”

“當初起草交通安全法的時候,我們也提過這樣的建議,把酒后駕車、吸毒后駕車、明知自己患有不適合開車的疾病(比如肌無力、癲癇等病癥)卻依然駕車的行為,列入危險駕駛罪,即便沒有造成事故也要受到懲處,但這些建議沒有被采納。”張柱庭說,后來由于醉酒駕車、飆車等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今年51日正式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把這兩種行為單獨拎出來,列入了危險駕駛罪。

律師提議加大處罰力度

杭州交警部門的調查顯示,肇事工程車大多伴有超限超載、超速行駛、不按規定讓行等違法行為。這正是不少法律界人士認為應該對工程車肇事加大懲罰力度的一個理由。

凌斌律師認為,由于工程車事故大多伴有違法行為,在現有的法律規范中,完全可以把工程車肇事適用“以過失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按照刑法理論,同一行為觸犯兩個罪名的,應按相對較重的罪名來處罰。《刑法》第115條第二款規定,過失犯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凌斌說,法律不僅僅是對某個具體案件的判罰,同時還有一個社會效果的問題,對性質嚴重的交通肇事行為提高量刑標準,可以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

浙江星韻律師事務所周建偉律師表示,針對工程車違法駕駛交通事故頻發、社會危害性大的特點,建議司法部門出臺司法解釋,將工程車違法駕駛致人死亡的,作為交通肇事罪中情節特別惡劣的情形來處理,即作為交通肇事罪的加重情節,量刑幅度在3年以上7年以下。從而減少工程車交通事故的發生率。

延伸閱讀

來自杭州交警部門的數據顯示:2008年,杭州市涉及工程運輸車交通事故造成71人死亡,2009年,造成62人死亡;2010年,造成56人死亡;今年1-6月,造成19人死亡。單純從數字上來看,這類事故在逐年下降,但工程車造成的傷害依然觸目驚心。

交警部門對涉及大型工程車交通事故原因進行的調查表明,車輛超限超載、超速行駛、車輛制動不合格以及工程車駕駛人不按規定讓行、駕車精神不集中是發生事故的主要原因。

今年712日深夜至13日凌晨,杭州交警、運管、安監、建委等多部門聯合出擊,對工程車交通違法行為進行重點查處。查處結果令人震驚:短短的兩個小時整治行動,查處各類交通違法行為628起,其中工程運輸車超載116起,故意遮擋號牌15起,駕駛機件不符合技術標準的17起,不按規定路線行駛的行為295起,扣留車輛182輛。

 

學院地址:廣東廉江經濟開發區78號 郵編:524400

Copyright © since 2006 廣東文理職業學院  粵ICP備12032275號